`

图卢兹

2022/11/24 23:55:16 www.zb8.com.cn 直播8

图卢兹

图卢兹(Toulouse) 法国西南部大城市。南部-比利牛斯大区(Midi-Pyrénées)上加龙省(Haute-Garonne)省会。人口约935440,包括郊区1312304(2013年),是法国第四大城市。图卢兹的城市建筑始终保留着玫瑰红砖瓦的特色。旧城中心失修的大部分建筑物已拆毁,建起现代化的商业中心,与较古老的建筑风格很不协调。为急剧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住房,在旧圣西普里安区西南新建城镇,取名米拉(意为“奇迹”)。该市是空中客车的总部。
2019年12月26日,位列2019年全球城市500强榜单第274名。

历史沿革

法兰克人
图卢兹曾经是法兰克王国的一部分。在胜利后,矮子丕平于768年去世,他儿子查理曼和卡洛曼即位。结果已故的维法(Waifer)公爵儿子霍纳德(Hunald)在阿基坦发起了对抗法兰克人的起义,查理曼迅速干涉并击败了他。771年,卡洛曼去世,查理曼成为法兰克王国唯一的统治者。778年,查理曼率领军队进入西班牙对抗阿拉伯人。在班师途中发生了著名的郎赛瓦尔(Roncesvalles)事件:查理曼的后卫军在此被一些巴斯克战士袭击了。这使得查理曼认识到法兰克人在加斯科涅和阿基坦的力量还很脆弱,当地居民并不完全忠实于法兰克人。结果,同年他彻底重组了该地的管理:强行推行直接的法兰克人管理,法兰克伯爵(法兰克国王的代理人)在重要城市比如图卢兹坐镇。
阿基坦王国
781年,查理曼设立了阿基坦王国,包括整个阿基坦加上从纳博讷到尼姆的整个地中海海岸(Gothia,戈西亚),并将王位赐予三岁的儿子路易。其他的王国也在巴伐利亚和伦巴第这样的地方建立起来。这是为了保证新征服的地区人民的忠诚。王位都由查理曼的儿子占有。阿基坦人的独立精神和财富在整个帝国中都是有名的。实际上,这个地区在战争后的恢复中重新繁荣起来。查理曼在黑暗时代以来重建了欧洲西部的统一,而图卢兹也不例外。查理曼统治期间,几乎年年都有从图卢兹出发对穆斯林的战争。巴塞罗那和一大片加泰罗尼亚地区于801年被征服。这里再加上阿拉贡北部和纳瓦拉构成了法兰克帝国的南方边区(西班牙边区)。
814年,查理曼去世,他唯一活下来的儿子阿基坦国王路易即位,称皇帝虔诚的路易。阿基坦王国转由虔诚的路易的次子丕平管理。戈西亚从阿基坦王国分离出来,直接由国王管理,重新建立了古阿基坦公国的疆界。问题很快产生了。虔诚的路易有三个儿子,817年他安排之后的帝国分割方案:丕平仍为阿基坦国王(阿基坦的丕平一世),日耳曼人路易成为巴伐利亚国王,而长子洛泰尔与他的弟弟们为共治皇帝。823年,虔诚的路易的第二任妻子生下了秃头查理。很快,她就希望让儿子也能继承。虔诚的路易非常软弱,还与三个儿子战斗,最终导致了法兰克帝国的全面崩溃。虔诚的路易退位又复位,如此反复两次。838年,阿基坦的丕平一世去世,虔诚的路易和他的妻子让秃头查理当了阿基坦国王。在839年的沃姆斯会议中,帝国被如此瓜分:秃头查理得到帝国西部,洛泰尔得到中部和东部,而日耳曼人路易只保留巴伐利亚。丕平一世的儿子,阿基坦的丕平二世不想接受这项安排。他被阿基坦人推为国王(但当时已经脱离阿基坦的加斯科涅不同意),并与爷爷对抗。巴伐利亚的日耳曼人路易也反对父亲的决定。最终虔诚的路易于840年去世。长子洛泰尔要求整个帝国,于是全面战争爆发了。最初他与侄子丕平二世结盟,而日耳曼人路易与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秃头查理结盟,他们联合击败了洛泰尔。843年8月,他们签署了可能是欧洲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条约——《凡尔登条约》。帝国一分为三:秃头查理得到西法兰克,日耳曼人路易得到很快将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东法兰克,而洛泰尔得到中部,很快其土地就被两个弟弟征服瓜分了。
家族斗争使帝国软弱而无力防御外敌。一些入侵者正确分析并利用了这种形势:维京人。《凡尔登条约》之后,秃头查理去南方击败了丕平二世,将阿基坦并入。最初他通过叛乱的伯爵征服了戈西亚,并将他处决。844年,他挥军西进,围攻阿基坦国王丕平二世的首都图卢兹。但是在失败后被迫撤军。同年,维京人进入加伦河口,夺取波尔多,并远航至图卢兹,在加伦河谷地一路烧杀掠抢。历史学家对到底是丕平二世把他们召来,并交付了说定的金额让他们撤退,还是维京人仅仅是看到了抵抗秃头查理的强大图卢兹城防摄惧而退尚有争论。
在这些事件之后,秃头查理于845年与阿基坦国王丕平二世签订条约,承认他的地位,而丕平二世也要将阿基坦北部(普瓦捷伯国)割与秃头查理。但是阿基坦人对丕平二世日益不满,也许是他对大肆劫掠当地百姓的维京人的友好态度使然,他们于848年请求秃头查理来推翻丕平二世。849年,秃头查理再次南下,图卢兹伯爵弗里德伦(Frédelon)将阿基坦首都交给了他。很快整个阿基坦都属于秃头查理了。秃头查理也正式任命弗里德伦为图卢兹伯爵。852年,丕平二世被加斯科涅人囚禁,并被交给他的叔叔秃头查理,被关进了修道院。
852年,图卢兹伯爵弗里德伦去世,秃头查理任命他的弟弟雷蒙德为新伯爵。这是一项特殊照顾,因为一般伯爵是不从同一个家族中选择的。但是,这是图卢兹伯爵雷蒙德一世的后嗣建立图卢兹王朝的开始。855年,依祖父查理曼旧例,秃头查理重建了阿基坦王国(不包括戈西亚),并由他的儿子“幼王”查理统治。同时,阿基坦的丕平二世也于854年从修道院中逃跑,在阿基坦筹划叛乱。但他并不怎么受阿基坦人欢迎,夺权行动失败了。他于是又向维京人求援。864年,丕平二世率领着维京军队围攻图卢兹,遭到激烈抵抗。围城失败了,维京人离开去劫掠阿基坦其他地方去了。众叛亲离的丕平二世的野心彻底破灭了。他再次被捕,被关在修道院中,不久就死了。
866年“幼王”查理去世了。秃头查理任命另一个儿子“口吃者”路易为阿基坦新国王。当时法兰西王国的中央集权迅速解体。秃头查理在抵抗维京人中非常不成功,地方居民不得不依赖当地的伯爵抵抗维京人,于是伯爵成为了地方权力中心,挑战着巴黎秃头查理的中央权威。随着他们逐渐坐大,他们开始在家族中继承,建立了地方王朝。中央与地方的斗争开始了,伯爵之间也经常作战,这进一步削弱了对维京人的抵抗。欧洲西部,尤其是法国,又一次陷入黑暗时代,这一次比六七世纪的那一次更具破坏性。877年,秃头查理被迫让步:签署《奎亚兹(Quierzy)法令》,允许儿子继承伯爵爵位。这是西欧封建体系建立的基础。秃头查理四个月后去世了。法国新国王是“口吃者”路易,同时也是阿基坦国王。他没有选择儿子担任阿基坦国王,于是终结了阿基坦王国,再未恢复。路易879年就死了。他的王国由两个儿子,路易三世和卡洛曼继承:路易三世继承法国西北部,卡洛曼继承勃艮第和阿基坦。但是实际上,在870至890年之间,法国南部的中央集权极为软弱,这里几乎完全自治。伯爵建立的王朝完全独立。巴黎的中央正在接下来的四个世纪中都没能在南方重建权威。
图卢兹伯国
9世纪末,图卢兹已经成为独立国家,由弗里德伦建立的图卢兹伯国的首都。这里名义上服从法国国王的权威,但实际上完全独立。图卢兹伯爵首先必须为自保而战。统治着前阿基坦地区东北部的奥弗涅伯爵是最大的威胁,他们声称对图卢兹有宣称权,甚至一度将伯爵赶出了图卢兹城。但是在黑暗时代里,图卢兹伯爵不像其他许多消失的王朝一样,维持了独立存在。他们的伯国只是前阿基坦东南部的一小块。但是在奥弗涅伯爵虔诚的威廉于918年去世后,他们夺取了奥弗涅曾占据了两代的戈西亚。这样他们的领地扩大了一倍,再次将图卢兹与从纳博讷到尼姆的地中海海岸地区统一起来。图卢兹伯国从此确定了明确边界:从西边的图卢兹到东边的隆河,在法国大革命之前一直作为朗多尼克省存在。图卢兹再也未并入阿基坦——后者的首都先是普瓦捷,再为波尔多。尽管最初阿基坦的记忆在图卢兹仍很强大。奥弗涅伯爵虔诚的威廉于9世纪90年代第一次重建阿基坦公爵的称号。普瓦捷伯爵于927年继承了这一头衔。932年,法国国王拉乌尔与普瓦捷伯爵对抗,于是将阿基坦公爵的头衔授予它的新盟友,图卢兹伯爵雷蒙哦三世。但是这一头衔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前阿基坦地区的伯爵们是独立的,并不承认这一权威。
不同的派系都在争夺法国王位,但是由于中央集权已经消失了,国王不过是虚衔而已。在拉乌尔去世后,另一个派系成功的将在英格兰长大的加洛林王子推上王位,即海外的路易四世。雷蒙德三世是反对的,于是在他于950年去世后,路易四世及那个阿基坦公爵这一头衔赐予普瓦捷伯爵威廉三世。从此以后,阿基坦公爵的称号就在普瓦捷伯爵中继承,他们在普瓦图的基地在前阿基坦的西北部。图卢兹伯爵很快就忘了对阿基坦的梦想。最终,在987年加洛林国王路易五世去世后,罗伯特派成功将其族长雨果·卡佩选为法国国王。此时加洛林王朝正式结束了。雨果·卡佩是卡佩王朝的建立者,在接下来的8个世纪中将一直统治法国。但是从此开始到13世纪中,图卢兹就与法国历史无关了。
图卢兹伯爵已经将领地扩展到地中海海岸,但他们没能长期保住这一大片领地。10世纪可能是近两千年以来欧洲西部最恶劣的一个世纪。西罗马帝国崩溃四个世纪之后,文明已经衰落,艺术和教育水平都极为低下。在查理曼时期有过一个文化和秩序复兴的时期,但很快在入侵下(尤其是维京人),欧洲西部再一次沉沦。这还伴随着上述的大量内战,还有恶劣气候,瘟疫和人口减少。欧洲西部整个重返蛮荒。城市完全消失了。教堂遭到废弃或劫掠,教会在道德上也大幅滑坡。似乎罗马帝国的遗产已经完全消失了。古代文化仅存留在几个修道院中。这与西班牙的科尔多瓦埃米尔国和拜占庭帝国形成鲜明对比。此时的另一个现象是中央集权完全消失。权力崩塌,第一次落入伯爵,后来是男爵手中,再后来又是成千上万的封建领主。在10世纪末之前,法国由上千个只控制着一个城镇或一座城堡及周围的几个县的封建领主统治。图卢兹伯国正反映了这种景象。900年至980年之间,图卢兹伯爵渐渐失去对伯国的控制,到处都是地方领主。在10世纪结束之前,图卢兹伯爵的权威仅限于几块零星的地产。甚至图卢兹城也由独立于图卢兹伯爵的男爵统治!
入侵者也回来了。科尔多瓦埃米尔国著名的统治者阿布德·阿拉曼三世(Abd al-Rahman III)成功统治了穆斯林西班牙,科尔多瓦达到了势力的顶峰,929年成立了荣耀的科尔多瓦王国。10世纪20年代,他对西班牙北部的基督教王国发动了全面进攻。920年(也可能在929年),他的一支军队跨过比利牛斯山,到达了图卢兹,但没攻下这座城市。924年,马扎尔人(匈牙利人的祖先)向西发动远征,也到达了图卢兹,但是他们被图卢兹伯爵雷蒙德三世击败了。10世纪末,加洛林内战和接连不断的入侵使图卢兹陷入一片混乱。大片土地被抛荒,许多农场也被废弃。由于与穆斯林西班牙比较近,图卢兹可以从科尔多瓦的学校和印刷机构接受大量知识和文化,从这一点来讲,它要比法国北部好一些。图卢兹不像法国北部,它保留了罗马法,总体来讲保留了更多的罗马遗产,即便在那黑暗的日子里。这里将成为文明复兴的基地。
议会与独立
在新千年的开始,图卢兹对神职人员态度的转变和对教会财产的没收使信仰开始低落。圣塞尔宁(Saint-Sernin)教堂,道拉德圣殿(Daurade)和圣埃提涅大教堂没能得到良好的维护。新的宗教流派,如克吕尼改革(Cluniac reform)涌现了。
在教皇格利高里七世的帮助下,伊沙伦(Isarn)主教试图恢复秩序。他在1077年将道拉德圣殿赐予克吕尼修道院长。在圣塞尔宁,他遭到了莱蒙德·吉拉德(Raimond Gayrard)的激烈反对,后者刚修建了一座扶贫医院,正打算修建一座教堂。
在伯爵吉尔海姆(Guilhem)四世的支持下,圣雷蒙德最终于1096年从教皇乌尔班二世得到了捐赠教堂的许可。宗教争论唤醒了图卢兹的信仰。同时而来还有更有效率的农业技术带来的人口增长。
圣迈克尔和圣西普里安(SaintCyprien)的郊区在此时也修建了。道拉德桥在1181年将圣西普里安的郊区与城市大门连接起来。圣塞尔宁和圣皮埃尔的郊区也大幅扩张。
11世纪末,伯爵雷蒙德四世参加了十字军东征。之后发生了多次继承事件,图卢兹被屡次围攻。1119年,图卢兹人民推举阿方斯·茹尔丹(Alphonse Jourdain)为伯爵。阿方斯·茹尔丹为了感谢人民,马上降低了税率。
在伯爵去世后,“八议员”的统治开始了。在伯爵的指挥下,他们有责任规范汇率,确保法律通行。这就是议员制度,他们最早的法案于1152年颁布。
1176年,议会已经有12名成员,每个人代表图卢兹的一个区。这些人很快开始反对伯爵雷蒙德五世。图卢兹人民分成了两派,进行了10年内战,1189年,城市议会最终使伯爵屈服。
1190年未来的众议院开始修建。有24名成员,很可能是选举产生的,众议会赋予自己治安,贸易和征税的权力,并与邻近城市发生了冲突。图卢兹经常是胜利者,扩展了图卢兹的领地。
尽管有国王的干涉,众议会的管理保证了城市的相对独立将近600年,直到大革命之前。
有趣的是,当地的橄榄球队图卢兹赛场队(Stade Toulousain)今天仍穿着众议会的红黑服装。
清洁派战争
清洁派(Catharism)是一种强调肉体和精神存在分离的学说,它可能影响了保加利亚的保加利亚教派(Bogomilism)。它与正统学说发生了冲突。被称作“异端“的清洁派在法国南部影响广泛,在12世纪中,蒙特福特的西蒙试图彻底消灭它。
图卢兹也接受了清洁派的影响。正统的白色兄弟会在街上追捕异端的黑色兄弟会。福柯斯(Foulques)修道院长因为异端分子是他的债主而鼓励宗教审判。
有些人加入了白色战团,其他人选择协助被围攻的人。众议会不希望鼓励图卢兹的分裂,于是公然对抗教皇的权威,拒绝抓捕异端。公开信仰清洁派的伯爵雷蒙德六世指责图卢兹的异端审判。
1211年,蒙特福特的西蒙对图卢兹的第一次围攻失败了,但两年后,他成功击败了图卢兹军队。在杀掉很多人质的威胁下,他于1216年进入城市,自封为伯爵。
蒙特福特的西蒙在1218年的图卢兹围城战中被一块石头击毙了。在最后一次围城之前,白军一支与图卢兹民众作战。路易七世最终决定于1219年放弃。雷蒙德六世承认从市民得到了帮助,帮助他维护利益,于是放弃了他对众议会最后的特权。
13世纪中,之前几个世纪中的政治方向改变了。1229年的《巴黎条约》建立了图卢兹大学,要求既教授亚里士多德哲学,也教授神学。复制于巴黎模式的教育的目的是消解异端运动。
各种修会,如多明我会(orderof frères prêcheurs)建立了。他们是雅各宾派的源头。同时图卢兹内部也大肆展开宗教审判。被镇压的恐惧迫使贵族流亡或改宗。宗教审判持续了将近400年,一直以图卢兹为中心。
伯爵雷蒙德七世被指控为异端,并于1249年去世,没有后嗣。图卢兹伯国于是并入法国,国王强加了他的法律。众议院的权力被削减了。
14-16世纪
1323年,盖伊·萨伯维持会(Consistori del Gay Saber)在图卢兹成立以保存吟游诗人的抒情诗艺术。图卢兹在接下来的百年中成为了欧舒丹文化艺术的中心;维持会活跃至1484年。
在作为行政中心的地位加强后,城市更加富庶,参与到与英格兰的波尔多葡萄酒,谷物和织物的贸易中。
除了宗教审判还有许多东西威胁着城市。瘟疫,火灾和洪水侵扰着街道。百年战争大大损坏了图卢兹。尽管有许多移民,70年间还是减少了1万人口。图卢兹在1405年仅余22000人口。
15世纪中,查理七世开始创设地方最高法院。在授予免税权后,国王加强了对众议院的影响和权威。得到司法权的地方最高法院后来也有了政治独立地位。
此世纪也发生了许多次饥荒。由于道路年久失修,图卢兹在1463年发生了一场巨大火灾。阿尔萨斯-洛林大道与加仑河之间的房屋被付之一炬。城市后来人口激增,导致房屋极度短缺。
自1463年以来,菘蓝(woad)纺织品的贸易开始繁荣。这种染料在当时可称颜色轻柔,也开启了图卢兹历史上最繁荣的时代。图卢兹利用新的财富修建了构成今天旧城区核心的辉煌的房屋和公共建筑。当时富裕人家的代表就是皮埃尔·达斯泽特(Pierre D'Assézat)。
繁荣没能持久。菘蓝很快被新世界来的靛蓝(indigo)取代了,后者颜色更深且不褪色。
16世纪中期,图卢兹大学有将近1万名学生。人文主义思潮泛滥,师生们也大为兴奋。宗教审判官们还在将许多人送上火刑架。
1562年,新教改革导致加尔文派和天主教徒在街头的斗争,烧毁了大约400所房屋。
文艺复兴
亨利四世加冕后,图卢兹的混乱终于结束了。地方最高法院于1600年承认法国国王和《南特敕令》。众议院失去了最后的影响力。1629和1652年,这里发生了比投石党运动更严重的威胁,杀死了上千民众:那就是瘟疫。
为了救治被瘟疫感染的人群,地方最高法院和自治机构第一次联合起来。大多数神职人员离开了城市。最富有的人也逃离了。只有医生们必须留下。饥荒也促使众议会阻止肉贩和面包师离开城市。
拉格莱夫(La Grave)医院欢迎感染瘟疫的人,将他们安置在隔离室中。在关闭大门前,这座城市已经堆满了冲着城市中医疗机构而来的农村乞丐和难民。钱款不足以维持这么多人的生活,于是开始征发民间财物。在最困难的时候,富人们有责任照顾穷人。
1654年,第二次传染病大爆发结束时,城市已经几乎毁灭了。但是,在没有瘟疫的时间里,两件重要工程完成了:1632年完工的新桥和1682年完工的米迪运河(the Canal du Midi)。1693年,这座城市爆发了最后一次饥荒。
17世纪中一个将神职人员和大学教授联合起来的秘密结社,AA(associatio amicorum)社,宣讲信仰。这个组织的影响在18世纪显著增强。
18世纪中,各种艺术,宗教和建筑潮流在这座城市涌动。路易·德·孟德兰(Louisde Mondran)是新城规划的发起者,这很有可能与他在首都的生活有关。此时期的主要成就是大圆点(Grand Rond),蒂龙大道(Cours Dillon)和众议院大厅。1770年,布里讷(Brienne)红衣主教参加了以他命名的隧道的开工仪式。这座隧道将地中海和大西洋连接起来,而米迪运河和加伦运河(Canal Lateral à la Garonne)在6年后也完工了。
这座城市越来越唯利是图,疯狂剥削穷人,装满了贵族和教士的腰包。当地的建筑师和雕塑家在富人的要求下非常繁忙。雷尼瑞(Reynerie)别墅就是巴里(Barry)女伯爵丈夫的夏季住所。
图卢兹也并没有遗忘其宗教热情的传统,即便这座城市在18世纪末大幅滑坡。新的宗教会社不断涌现——最著名的就是“蓝色悔罪者”。在Aa社的影响下,地方最高法院规范了宗教生活并谴责新教。
卡拉斯(Calas)事件在这个多事之秋爆发了。地方最高法院决定处决让·卡拉斯时,他们展示了他们对城市的控制力量。
对自治地位感到担忧的图卢兹人民在受到国王威胁时决定支持地方最高法院。众议员由法院选择,而且只有8名成员。为了摆脱法院的控制,一场革命在所难免。
革命的旁观者
法国大革命是图卢兹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它改变了城市的地位和政治,社会结构。
这座城市是巴黎革命的旁观者。1789年7月14日发生的抗议活动应者寥寥,劫掠倒是时有发生。五个月后旧王国被废除,新的秩序开始了。地方最高法院的成员和众议院努力维持特权,他们于9月25日进行了示威,但没有得到不承认前保护者的人民支持。
图卢兹原来由地方最高法院保证的区域性权威被压缩到一个区——上加伦区。神职人员被要求接受立宪会议颁布的《教士民事法典》。尽管遭到布里讷的洛密尼(Loménie de Brienne)的反对,新大主教还是上任了。部分人对改革和他们的财政影响力感到不满。
众议员的特权在1789年12月14日被废除了。约瑟夫·德·里戈德(Joseph de Rigaud)在1790年2月28日被选为新市长。
1793年的公社期间,图卢兹拒绝加入普罗旺斯和阿基坦的立宪派前往巴黎。对奥地利战争和国内叛乱的前景引发了恐怖时代,在革命的透镜中把图卢兹洗刷了个遍。
1799年,这座设防的城市在第一次图卢兹战役中抵抗英国和西班牙保王党的军队。拿破仑成为新政权,后来是帝国的首脑后,这座城市部分恢复了在地区的地位。皇帝甚至于1808年驾临图卢兹,将道拉德区赐给烟草工厂。
1814年的第二次图卢兹战役期间,英军进入了被帝国军队抛弃的城市。1814年4月10日是帝国的最后一站:拿破仑在八天前退位了(但不幸的是,法军指挥官苏尔特(Soult)没得到通知)。威灵顿的军队得到保王党人的热烈欢迎,他们为路易十八在图卢兹复辟做好了一切准备。

城市建设

图卢兹位于拉泰拉勒——加龙运河和南运河的汇合处。建于古代,是沃尔卡埃泰克托萨热斯的要塞。在罗马时期城市得到发展,名为托洛萨。后为阿基坦的加洛林王朝的主要城镇。778年后成为图卢兹封建伯爵领地首府。以后,修建了一些宗教建筑和大学(1229年)。1420年建立大理院,在法国大革命前,它一直对朗格多克有管辖权。16世纪宗教战争时期,该市支持天主教联盟。1814年4月10日苏尔特元帅在反击惠灵顿公爵的半岛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中,在图卢兹城外战败。
右岸高地旧城内有商业区。左岸低地为圣西普里安区,从4世纪起就是主教管辖区,自1317年起是大主教管辖区,有许多中生纪式教堂。城内许多文艺复兴式和16~17世纪建筑构成法国最光辉的建筑之一。
德阿塞扎特大厦内有1323年创建的J.弗洛罗学院。蒙莫朗西公爵在市政厅的院内被处决。市内有圣雷蒙德,保罗·迪皮伊等著名艺术博物馆。美术学院位于18世纪修建的河边堤岸,相邻的16世纪修女院中有一所天主教学院。
图卢兹的城市的建筑始终保留着玫瑰红砖瓦的特色。旧城中心失修的大部分建筑物已拆毁,建起现代化的商业中心,与较古老的建筑风格很不协调。为向急剧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住房,在旧圣西普里安区西南新建城镇,取名米拉(意为“奇迹”)。
19世纪图卢兹随着铁路的兴建发展了商业。工业多样化,有化学工业和飞机与机器制造业,充分利用了比利牛斯的水力和拉克的天然气。航空航天工业已得到惊人的发展,包括研究,试验,专家培训和飞行器制造(快帆式喷气式飞机,协和式客机,空中客车和军用构件)。由于是一个战略要地,处在南北交通要道上,因而成为地中海和阿基坦盆地之间的贸易中心。
“黎明时它是玫瑰色的,正午时它是淡紫色的,黄昏时它是红色的。”要发现图卢兹之美,就必须作出一点牺牲:早起晚睡。

国际关系

图卢兹与以下城市结为姐妹城市:
以色列特拉维夫
中国重庆
美国亚特兰大
乌克兰基辅
意大利博洛尼亚
西班牙埃尔切
黎巴嫩黎波里
英国布里斯托
阿根廷罗萨里奥
图卢兹也与以下城市有合作协定:
波兰比得哥什
德国杜塞尔多夫
越南河内
乍得恩贾梅纳
塞内加尔圣路易
巴西圣若泽多斯坎波斯
西班牙阿拉贡萨拉戈萨

旅游

图卢兹也是个旅游、商贸城市,每年接待游客达到7500万人次。位于地中海和大西洋海岸之间,作为中比利牛斯地区的首府和一个开满鲜花的城市,她的魅力不仅来自于丰富多彩的历史,而在于她充满了与未来紧紧相连的活动:四所大学、二十五所高等专业学院、尖端的科技(空中客车工业公司、航空航天研究中心、国家气象中心、国家航天研究中心),这一切都吸引着世界各地学生。


也许您还喜欢:直播8  直播吧  NBA直播吧  足球直播吧

返回体育新闻首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百度搜索:图卢兹

360搜索:图卢兹

搜狗搜索:图卢兹

精彩推荐